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统计资料 > 经济动态 > 文章正文

人民币入篮增强SDR稳定性 如何让SDR发挥更大作用?

2016-10-17

  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由美元、欧元、英镑、日元等发达经济体货币组成的储备货币“精英俱乐部”的一员。这标志着,人民币成为可自由使用货币(Freelyuseablecurrency)。

  人民币进入SDR对中国和世界的影响是什么?此前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华盛顿表示,人民币加入SDR不意味着中国金融改革到此止步。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未来将发生哪些变化?9月23日在中央财经大学主办的第七届亚太经济与金融论坛上,围绕“人民币进入SDR的影响与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未来”这一主题国内外知名经济学家展开了谈论。

  专家们认为,人民币加入SDR篮子将会增加SDR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之间的相关性。应更加重视SDR汇率的实际变动以及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而外国专家则提出,中国需要克服人民币汇率浮动的恐惧,同时需要考量哪一些国家可以从人民币国际化中获得好处。

  丁剑平:人民币入篮增加SDR稳定性(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现代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人民币加入SDR篮子以后,它的代表性我们测试一下,我们看看SDR每一个组成货币,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和人民币,我们逐一检验它们相对有效汇率的余量或者参量。五大经济体在世界贸易和GDP中的比重,第一个是中国,中国在世界贸易和GDP中的比重差不多,欧元区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超出它在GDP中的比重。日本和中国的情况类似,美国和欧元区有很大的反差,美国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不及在全球GDP中的比重。

  在世界贸易量中五种汇率计价的SDR汇率,中国的汇率和它在贸易中的比重是差不多的,英国也是差不多的,但对其他汇率来说情况有所不同。我们看到以贸易权重衡量的波动性,SDR协方差矩阵和主要大宗商品的价格是在人民币加入之前和人民币加入之后的比较。人民币加入以后协方差是下降的。人民币加入SDR篮子将会增加SDR汇率和实际有效汇率之间的相关性。所以我们应该更加重视SDR汇率的实际变动以及它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

  ChalongphobSussangkarn:推动人民币与其他外汇直接兑换(泰国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泰国原财政部长)

  我们看泰国的进出口,大家可以看到还是以美元为主,80%是以美元计价的。问为什么?有很多的第三方都要用美元做国际贸易,原因并不是由于美国强迫大家这么做,而是市场行为。曼谷银行是泰国最大的银行,美元占0.87%,其他的国家更高一些,我们做贸易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谈判点,贸易以什么计价,美元比其他的货币交易成本都要更低,所以大家都愿意在国际交易的时候以美元计价。美元的买卖差是其他货币买卖差的一半还不到。如果我们用人民币来计价的话冒的风险比较大,这就是原因。

  一般情况下在泰国国内并不使用美元。为什么大部分的货币买卖价格差都更大?因为大部分的货币都是间接汇率,比如说在曼谷买日元,我要用泰铢来买日元,必须得以美元为中介,泰铢换美元,美元换日元,所以美元的买卖差就会最小。

  美元和世界各国的货币都有直接的交易,这样交易的成本就比较低。为什么其他的国家不进行直接的货币交易,日本和泰国因为不能维持头寸,头寸分布在不同的货币,一些货币没有海外市场。如果没有现货市场,怎么会有海外市场,所以需要政府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国现在积极推动直接汇率,人民币和其他外汇的直接兑换。

  谭小芬:如何让SDR发挥更大作用?(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

  怎么提高SDR在全球国际货币体系里面的作用,SDR的供给层面,让IMF多发行一些SDR,定期发行。可以直接分配给小型的国家,可以在IMF流动性设施里面提供SDR的贷款。可以创建替代账户,一旦发生国际收支逆差的时候,我手上的SDR不能兑换美元,它的吸引力会下降。双边账户可以把美元换SDR,也可以把SDR换美元。美元和SDR的汇率波动风险,风险最后谁来承担,美国承担还是IMF承担,还是IMF的成员国来承担。

  通过什么样的机制规则来承担,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提高SDR的需求,最主要的就是发布SDR在国际贸易中的范围,SDR的金融工具发行,让我们的私人机构,特别是我们的跨国企业金融机构加入SDR的市场。SDR的利率灵活地进行调整。怎么提高SDR的作用,非常重要的就是SDR计价的金融资产得到发展,包括SDR的债券发行,可能将来中国都会配合做一些工作,中国人民币提高它的地位需要在SDR的需求和供给方面扩大使用范围积极参与。

  UlrichVolz:货币国家化的欧洲经验(伦敦大学经济系主任、教授,德国发展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区域的层面如何进行改革。全球货币体系在上世纪70年代崩溃的时候,欧洲是怎么解决的呢?我想简单说说欧洲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进行有意义的国际货币合作,各国的央行就需要在作出国内决策的时候受到制约,大部分的经济体不想受到制约。大家使用美元并且对此不满已经有很长时间,当欧元诞生的时候有一些希望,觉得欧元是不是会取代美元,但事实上没有发生。在过去几年,已经没有人再讨论这样的潜力。

  人民币变得越来越重要,但也并不会取代美元。从区域层面看,欧洲在70年代开始实验一种解决办法,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小布雷顿森林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西欧国家非常明确,自动浮动的汇率不是我们的选择,因为西欧国家的一体化程度已经相当深了。

  当时情况比较复杂,国际上出现了石油危机。到了70年代晚期欧洲建立了与固定汇率挂钩的小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果证明这是奏效的,为西欧国家提供了金融稳定性,也促成了金融的一体化。虽然这个体系到90年代遭遇困难,当时主要是因为取消资本项目的管制,2001年欧洲正式推出单一货币。所以我认为,在区域层面进行合作很重要。

  SDR货币篮子的好处是提供有效的汇率,这个有效汇率比任何一个双边汇率更加重要,而且对国内的经济稳定更加有好处。一个地区的不同国家,大家都愿意以贸易加权的货币篮子来管理汇率,货币的篮子应该是比较类似的,因为这些地区国家在贸易取向上类似。

  虽然货币篮子不能完全一致,但是有类似的地方。如果大家进行正式的汇率合作,这些国家可以实施比较类似的汇率政策,促进汇率平衡与稳定,这会比现在的美元更加稳定。这是未来比较聪明的办法,我已经看到了一些趋势和苗头。

  YunjongWang:考虑人民币国际化邻国收益不对称性(韩国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序本身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国际化工作的排序也非常重要,大家都同意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序是需要小心管理,而且需要循序渐进,并且有耐心和秩序,否则将会对东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甚至带来很大的灾难。

  要分析邻国中有哪一些国家可以从人民币国际化中获得好处。日本、韩国和东南亚国家,也许这种收益并不一定是对称的。从中国的角度看,中国的出口和进口,它的交易成本将会降低,对中国的贸易伙伴来说,韩国并不一定可以获得这样的好处。贸易伙伴应该选择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来降低交易成本。

  韩国总体贸易使用人民币结算非常少,不到0.1%。即使是韩国和中国之间,也差不多有95%的贸易是用美元来结算。韩国出口有50%,这个比率相当高,韩国的进口40%是用欧元。和日本的贸易中,用日元结算,韩国的出口占50%,进口有45%。从双边贸易的角度来看,包括和欧盟、日本,它们的货币都更多地或者说广泛地用于贸易的结算。韩中之间的双边贸易就很让人失望,原因很简单,包括相对比较贵的交易成本,历史惯性问题以及人民币资产的金融产品非常少,而是主要以储蓄形式存在。

  要真正地能够获得国际货币的地位,这个国家的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不仅需要开放,没有限制,而且是非常成熟的,很深入的市场。央行是不是会决定用某种货币来做它们的储备货币,取决于国家对外资产和负债的资产表。美元仍然是最广泛使用的储备货币,我们所购买的很多金融工具都是美元计价的,韩国的央行拥有很多美元计价的资产,而其他的货币计算的资产比较少。其他的货币都在竞争成为储备货币。

  IMF决定从10月1日开始把人民币包括在SDR的货币篮子里,这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式的决定。但仅仅是包括在其中,它应该成为中国进一步金融改革的催化剂,否则它的影响会是非常有限的。我个人的看法,SDR从全球来看,SDR的国际化比人民币的国际化难很多。

  短期来看,加入SDR会极大地增加人民币在远期交易中的使用,人民币在篮子中占比是10.92,在人民币计价的贷款是300亿美元。从这个角度来看影响不是很大。总价300亿美元,但从长期来看人民币还是有潜力成为国际货币。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中国如何才能克服对浮动的恐惧。要想成为国际货币,货币必须坚挺。中国现在正在进行一些结构改革,在新常态下中国加快结构调整机制改革,所以这些新的动态是值得欢迎的。

附件下载:

本网站访问量共AmazingCounters.com人/次